十一、余雅希·鹧鸪天(一)

  余雅希成年以后的生活,和她原先想象的,有很大很大的不同。

  她一直以为,人到了十八岁那一年就会经历某种“瞬间长大”的魔法,然后语言行为都一下子成熟起来,同时也可以跟所有之前关系紧张的人事物达成和解。

  然而过了十八岁之后,余雅希还是那个脑袋混混沌沌的余雅希,甚至她和她从小到大的冤家余哲也并没有达成和解。只不过由于哥哥远赴首都念大学去了,他们兄妹俩日常碰面的时间变少了,发生摩擦的机会也跟着减少了而已。

  一到寒暑假,余哲回家见到余雅希懒懒散散地在房间里对着电脑追剧的样子,就还是一如既往地摇头叹气,满脸的恨铁不成钢。

  余雅希实在是不明白,哥哥对自己到底是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殷切期待。

  

  余雅希高考的时候其实算是略微超常发挥了一下。

  之前老师曾经说过,她如果运气不好,也许只能掉到大专去。但最后余雅希竟然也堪堪考上了一个末流的本科大学。而且她学校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,就在本市的大学城,没事她还能混进像师大这样的本地重点大学里蹭蹭资源。

  迈过高考这道坎之后,余雅希又恢复到了浑浑噩噩的状态里。只不过大学生活比高中生活自由很多,她又有幸在学校社团里结识了几个志同道合的姐妹,再加上暂时摆脱了余哲的管束,她的生活一下子变得自由自在起来。

  好不容易得来的自由空间,怎么能不好好利用呢?从大一开始,余雅希就和宿舍里的姐妹们一起查资料做攻略,立志要一起游遍全国。

  

  事实证明,余雅希并不像余哲看扁的那样毫无头脑。

  在大学期间去各地旅行的过程中,爱玩爱逛的余雅希收集了各地的特色小玩意儿。每到一个地方,只要听到当地有什么新奇的传说,余雅希就会把故事记下来,然后买下一个相关的纪念品。如果买不到纪念品,她就会去有故事的景点拍下照片,等回家以后专程把照片洗出来。

  一开始,余雅希只是在私人的社交媒体上分享这些小玩意儿和小故事,后来竟然莫名其妙地积累了一大堆关注者。余雅希虽然在其他事情上不太灵光,但作为一个网瘾少女,她对于“涨粉”这件事的嗅觉却异常敏锐。

  很快,余雅希就和她的几个固定旅伴商量了一番,大家决定合伙开个网店,专卖这些有故事的小纪念品。久而久之,余雅希在进货的时候还会夹带私货,顺便卖一些成本比较低的动漫周边。再之后,她甚至学会了亲自买材料做一些简单的手工艺品,有时还会自己给它编一个相关的小故事。

  事实证明,只要有了一个营销的噱头,任凭什么破铜烂铁都能卖出不错的成绩。

  在余雅希的努力下,这家成本不高的小网店竟然经营得还不错,很快就上了轨道,成为了她一项固定的收入来源。余雅希永远记得,当她第一次向家人展示自己的网店进账时,父母脸上那讶异的表情——那足以让她得意好几年了。

  更值得骄傲的是,在她的网店挣到第一笔钱的时候,她那个了不起的高材生哥哥余哲,还在做没有工资的校外实习呢。

  

  其实她最初去打听这些故事、收集这些小纪念品,是怀着一些不可告人的小心思的。

  余雅希的第一次旅行,是在高中毕业后的那个暑假。当时刚经过高三的禁闭,迈入久违假期的余雅希就像是被刚放出笼子的小鸟——她恨不得在外面的世界狠狠地打几个滚,再也不要被关回到可怕的鸟笼里去。

  经过了一段软磨硬泡,她终于说服了爸妈和哥哥给她放行,她这才得以和同时毕业的姐妹们一起去云南大理游玩。

  在伴随余雅希长大的琼瑶剧里,大理被描绘成了一个非常非常自由浪漫的地方,似乎每一对甜甜蜜蜜的男女主角,都有一个去云南隐居的美好心愿。

  当自己带着来之不易的自由,真真切切地走在古城的石板路上时,虽然周围的环境拥挤得有些狼狈,余雅希犹自觉得一切都美好得不可思议。

  “这里的天好蓝啊!”她的同伴抬头看了看似乎近在咫尺的蓝天白云,高声感叹道。

  这时,从她们身边经过的几个年轻人也发出了同样的感叹:“云南的天色真好看,简直可以和北欧媲美了!”

  余雅希忽然一怔。

  

  站在行人如织的古城街道上,余雅希忽然把兴奋的目光从街边的建筑物上收了回来,抬眼望向了浩瀚无边的苍穹。在起初放出鸟笼的兴奋过后,她的内心忽然涌现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。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心情,只是忽然觉得心里有些空空的。

  接下来,余雅希像是做了个什么决定似的,冲进了路边的一家纪念品店。

  她左挑右选,终于选出了几张印着唯美天色的明信片。

  “老板,你们这里可以寄明信片么?”余雅希抬头问道。

  “可以的。你买张邮票贴上去,投进门口的邮筒就可以了。”

  “那可以寄到国外去么?”余雅希探头看了一眼那个邮筒,又问道。

  “这……你要寄到哪里去啊?”

  “欧洲,爱尔兰。”余雅希不假思索。

  “那是要另外付30块邮费的噢!你写完明信片之后,直接就留在前台吧,不用投进邮筒了。”老板顿了顿,又补充道,“小姑娘,你真要寄出国的话,那就多买几张!以免寄丢嘛!”

  “我多买几张的话,邮费能打个折么?”

  ……

  好不容易讨价还价成功、买了一大叠明信片的余雅希,在提笔写字的时候,又犯了难。

  “老板,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传说?最好是爱情故事之类的!”余雅希抬头问道。

  “每个景点都有它自己的传说啊!”老板说着,就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本小册子,“这本书上应有尽有,你可以买一本回去看的!”

  余雅希接过那个小册子,随手翻了一下——她向来是个缺乏阅读耐心的人,小册子上那一大排密密麻麻的文字让她看了发晕,她最后决定放弃这项艰难的任务,直接在每张明信片上都写了一句:“我在大理,这里的天也很蓝。How are you?”

  她拿出手机,从邮箱里翻找英文地址的时候,跟她一起来的同伴已经有些不耐烦地催促了起来:“余雅希你怎么这么久啊?明信片是要寄给谁啊?”

  余雅希没有回答,脸却“唰——”的一下红了起来。

  

  把明信片交到前台的时候,余雅希暗自有些后悔,自己平时为什么没有多记住一点优美的句子。从此以后,她每到一个新的景点就会向导游留心打听当地的传说,并且当场做笔记。之后在寄明信片的时候,她就再也不愁没话可写了。

  光是这趟云南之行,她就在不同的景点记下了苍山雪、洱海月和蝴蝶泉的传说,小小的字密密麻麻地挤在一张张明信片的背面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哪里派来的文化大使。

  由于各地条件不同,有些景点是可以寄国际信件的,而有些景点不可以——余雅希就索性把那些写好了却没办法寄出去的明信片,全都装进了一个巨大的信封里。除此之外,她还会随手买下她在每个景点里见到的新奇有趣的小玩意儿,和那个巨大的信封放在一起。

  她的行李箱里有一块区域,专门用来放这些七七八八的明信片和小纪念品。

  她在心里管那一块叫做“刘丹扬专区”。

  起初她压根没有开网店的想法,她记下那些小故事、买下那些小玩意儿,本意都只是想把它们送给远方的那个人罢了。

  

  余雅希并不觉得自己是个痴情种,她由始至终只承认自己是个花痴而已。

  自从高中那一别之后,刘丹扬这个人在她的记忆里,就越来越像是一个虚构出来的人物。虽然她时不时会给刘丹扬发邮件,有时也会问到一两句他在那边的日常。甚至后来,余雅希连刘丹扬在爱尔兰的具体地址都知道了——但这一切对余雅希而言,仍然都像是一场幻觉。

  在余雅希按部就班的人生里,刘丹扬这个人的存在,实在是太脱节了。

  进大学之后,余雅希的日常生活可以用“乏善可陈”四个字来完美概括。她的生活太平淡也太无聊了,除了放假旅行的日子稍微有趣点之外,她每天都像是在日复一日地虚度光阴。

  她不爱读书,也没有什么特长和爱好,参加社团也总是给人打下手,成为每个活动里被忽略掉的背景板。她的班级女多男少,为数不多的几个男生还都奇形怪状的,对她也并不友好。

  到了大二的时候,余雅希同宿舍的姐妹们一个个都谈起了恋爱,唯独她毫无进展。

  每当姐妹们在宿舍夜谈时给她拉郎配,她都十分不屑地嗤之以鼻:“不要乱讲!这个人根本不是我喜欢的类型!”

  室友们都知道她爱看少女漫画和偶像剧,此时不由得一个个开口劝她:“偶像剧里的那些男生,生活中都是不存在的!雅希你找男朋友要现实一点啊!”

  每当这种时候,余雅希总是默不作声,心里却有个小人在默默地反驳:不是的,偶像剧里的男生是真的存在的,只是你们都没机会见到而已!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