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:苏若成·昨夜风(五)

  虽然颜双这个人冰雪聪明、细腻敏感,但她终究是个活在层层壁垒之下的千金小姐。余哲可以甘心做她的骑士,可以数年如一日地撑着桨慢慢划船到她的城堡前,虔诚地寻求她整个家族的认可——而自己却做不到。

  即便自己现在向余哲摊了牌,强行与颜双发展一段关系,他们以后又能有什么好结果呢?

  在珠光宝气的颜太太面前,在那价值不菲的生日礼物面前,自己会像余哲一样激动又开心么?还是会被不知所措的尴尬攻陷?倘若颜双在家里、在公司里遇上麻烦,自己能像余哲那样耐心细致地鞍前马后么?还是会只想带着她一走了之?

  这么多年来,他从未找到过具体的理想。最接近于理想的生活,便是有朝一日还清欠父母的债,去找找真正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。

  就连他的“野心”都是这样的浪漫又颓丧,这样的百无一用。

  像自己这样无用的一个人,为什么要强行击碎人家多年的努力,将人家奉若珍宝的理想抢走呢?

  从颜双决定由国外回到她父母身边的那一刻起,她身上那个“继承人”的身份就盖过了那个“文艺少女”的灵魂。以后她需要的是一个并肩同行的战友,一个在公事私事上都进退得体的伙伴,一个能好好帮助和照顾她的人。

  而自己完全不合格。

  只不过……自己还没有做出任何努力,真的就要这么快宣告放弃么?

  

  跟在余哲身后走了一路,苏若成几次想要摊牌,却都被心中此起彼伏的念头拉了回来。正当苏若成再一次蓄力准备开口时,他的手机忽然开始疯狂震动起来。

  他沉浸于心中的拉扯,并没有立刻接起电话,但手机却接连震个不停。

  在余哲的提醒下,他终于接起电话。

  电话那端是梁箬楠的哭声——这个不会照顾自己的小女孩,深更半夜哭泣不休,哑着嗓子求他过去陪她。

  苏若成像是一下子被拉回到了刚搬到梁家时、那如履薄冰的童年。

  楠楠在电话里断断续续地哭诉着,她说她在和刘丹扬的关系里越来越艰难窒息,她说她终于意识到他们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……苏若成心中仅存的几分勇气和冲动,也在不知不觉间被梁箬楠的哭腔击垮。

  苏若成终于匆匆告别了余哲,搭车赶到了梁箬楠的出租屋。

  

  临阵脱逃之后,苏若成也并没有如释重负。

  他敲开了梁箬楠家的门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狼藉。他熟练地扶她坐下、帮她收拾桌子,在她胡言乱语的时候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。好不容易稍微收拾了一下面前的脏乱,当他准备搀扶梁箬楠回房间的时候,梁箬楠竟忽然紧紧地抱住了他,不由分说地吻了上来……

  苏若成怔住。

  说来可笑,这是他的初吻。

  倘若几个小时前在KTV里,自己能稍微大胆一些,那么他的初吻就已经给了另一个人了。

  梁箬楠的奇袭之举让他不知所措。

  虽然他们从小一起长大,连彼此穿睡衣的样子都见过,早已没有太多男女之防——但这样一个深吻,毕竟是非常越界的行为。

  苏若成怔了好一会儿,才意识到要把她推开。但梁箬楠却抱着他的脖子不撒手,眼神迷离如受伤的小鹿。

  “你不要这样,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他……”苏若成无奈道。

  “我不管!我就要你!你不要丢下我,好不好……”梁箬楠颤着声音恳求他,眼泪唰唰地落个不停。

  苏若成长叹一口气,只得任由她抱着自己,耐心地哄她回房休息。

  好不容易扶着她躺下,苏若成刚要起身离开时,梁箬楠忽然又伸手抓住了他的手。

  “苏若成!你不要走!”

  苏若成又是一怔。

  这一次他听得真真切切,梁箬楠叫的是自己的名字。

  他不禁有些无措,试着挣开梁箬楠的手。

  “苏若成,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……”梁箬楠带着哭腔的语声模模糊糊,“他不要我了,你也不要我了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楠楠到底在想什么?

  苏若成习惯了梁箬楠这样依赖自己,一时说不出哪里不对,却又觉得哪里都不对。他轻轻掰开梁箬楠抓住自己的手,在黑暗中凝视了她半晌,终于掩上门离开了。

  

  主动向导师请缨去新校区当辅导员,对苏若成来说,相当于一场自我放逐。

  经过了这个乱七八糟的夜晚,苏若成加深了对自己的厌恶。他向来都是厌恶自己的——厌恶自己的表里不一、循规蹈矩、胆小怯懦。他内心的那个冷漠小人一直被他关得严严实实,直到近来和颜双聊电话时才探出头来透了个气,没过多久便又被他自己关了回去。

  无数的自我批判冒了出来,像是在一刀刀地凌迟他。

  余哲是这样好的一个人,更是多年来真诚对待他的好朋友。当年是余哲鼓励他给校刊写稿,是余哲认真读他的每一篇文章、还为了保全他的稿子而一次次和老师据理力争。高中毕业以来,余哲每年都记得他的生日,每次隔着时差聊天还会提醒他注意身体。

  作为回报,苏若成竟然私底下接近余哲暗恋多年的女孩子,还冒出了横刀夺爱的念头。

  颜双是这样的真诚坦荡,然而自己竟在轻浮地作出承诺之后,又做了个临阵脱逃的懦夫。他被她的华丽光芒晃了眼,该做的事做不到,该说的话说不出口。

  楠楠是他视为亲人一般的存在,但他从前根本未曾意识到,楠楠竟然对他依赖到了如此程度。那天晚上楠楠酒后失态,做出来的事、说出来的话,通通令苏若成不知所措。

  这不该怪梁箬楠,她一向是个脆弱不懂事的小女孩,她大抵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要怪也只能怪苏若成自己一直以来没有把握好界线……照这样看,他恐怕也没办法继续做那个随叫随到的“好哥哥”了。

  同一个晚上发生的诸多冲击,最终都指向了苏若成自己的卑劣和无用。

  他没有办法再面对这些人,也没有办法再面对自己。

  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逃走。

  

  山里的生活日复一日没什么两样,潮湿的空气里经常夹杂着某种植物的气味,时时让他回想起少年时的梅雨季节。

  在他离开之后,梁箬楠一直坚持不懈地联系他,试图向他道歉。

  其实梁箬楠完全不必道歉的,因为自己丝毫没有责怪她的意思,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而已。但梁箬楠的这一番软磨硬泡竟然真的有用:一开始苏若成只是在强打精神应付她,但通话数次以后,两人之间的尴尬终于慢慢破冰。最后,梁箬楠再次大大方方地为那个吻向他道歉,他也终于放下了心中的难堪,决意将一切一笔勾销。

  翻看着手机里那长长的消息记录,苏若成不禁有些敬佩梁箬楠。虽然自己一直觉得梁箬楠脆弱幼稚,但恰恰是她的这份“幼稚”,给了她撕破伪装的勇气。

  面对梁箬楠的奋力争取,苏若成既感动又感激。

  换作他自己这样的人,在这种处境里一定会陷入赧然,很难撕开粉饰去面对问题。虽然大部分的人际关系都需要体面,但在亲密的人面前,真诚比体面更重要。

  

  跟梁箬楠和解之后,苏若成也慢慢找回几分内心的宁静。

  辅导员的工作比他想象的还要繁琐些,除了行政上的许多手续,甚至还要定期关怀本科生的饮食起居。作为回报,导师提前为他申请了授课的资格,让他以讲师而非助教的身份,给新校区的本科生开了几门课。苏若成知识渊博、谈吐风趣,加上不喜欢强制布置作业,他的课很快就成了大热门。

  生活在这个可以说是与世隔绝的空间里,被诸多的工作占据着心力,每天都像是在重复着差不多的日子。

  不知不觉便到了冬季。

  这天晚上,他不经意在社交媒体上看到颜双发的定位,发觉她竟然到了自己这附近出差。回想起几个月前自己那样不告而别,和颜双的互动也就此冷却下来,当时那些热络的夜谈已经恍如隔世。她会觉得自己这个人莫名其妙么?

  她平时那么忙碌,大概不会把自己的这点矫情放在心上吧。

  苏若成,你哪有那么重要?

  

  无论是什么交情的朋友,倘若机缘巧合来到他这块荒凉的区域,苏若成大抵都会顺口问候一句的——视而不见反而显得刻意,不是么?在心里嘲笑了自己一声之后,苏若成以一种平淡的口吻给颜双发去了消息。

  原以为这场对话会平平淡淡地结束,谁知道她竟然发来这样一条消息:“如果我去你们学校看你,你会有时间陪我逛逛么?”

  苏若成望着手机,愣了好一会儿。

  她要专程来看他?

  这是在开他的玩笑吧?

  手指微微颤抖着反复输入了好几次,话却说得颠三倒四,打出来的字又全都被他删掉了。最后他只是尴尬地回了一句:“哈哈,不会吧?”

  “怎么,不欢迎我么?”

  她竟然蛮横起来。

  苏若成印象中的颜双,大多数时候沉静又得体,不太可能做出这种突发奇想的行为。此刻手机那端的她让他有些陌生,是这样的俏皮又生动,与之前的形象充满反差。

  沉寂已久的心跳,忽然莫名地加快起来。

  接下来几乎一整夜都没有睡着。

  

  她真的来了。

  她一路给他发着消息,直播着自己所在的位置和路上的见闻。苏若成既担心这一路的安全,又为即将到来的见面感到忐忑,一整天都处于一种迷茫又亢奋的状态里,好几个同事和学生都对他给出了差不多的评语:“苏老师,你今天怎么比平时话多这么多?”

  时间逐渐来到黄昏,颜双也总算临近终点。

  苏若成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但他心知肚明,颜双这样历尽艰难地找上门来,自己是不可能再畏首畏尾地缩进龟壳里了。

  死就死吧。

  他几乎是带着一种大无畏的精神来到客运站外。等待的过程紧张又局促,一个笑容、一个语气都需要反复练习。

  在天色渐渐变暗时,他接到了颜双的电话。

  颜双那边出了点紧急变故——她哥哥席锐夫在国外出车祸下落不明,她作为知情人,必须要即刻赶回去商量对策。年终大会在即,她家的宜言集团和席家的苇席集团关系密切,席锐夫突然出事,势必造成极大的混乱,她不得不争分夺秒地回去为父母分忧。

  命运像是在和他们开玩笑。

  当苏若成终于鼓起勇气,命运便总会掏出一根尖细的针,戳破他满腔的期盼。

  苏若成几乎是当即接受了这种并不陌生的失望。他握着手机,隔着铁栅栏远远看着她匆忙的身影,语气云淡风轻:“你回去的路上要注意安全,先不要想太多。”

  颜双在电话里反复向他道歉,他一次次温柔地安慰她说不要紧。

  目送着她坐上的大巴离视线越来越远,天色也由暗红到暗紫,直至彻底黯淡下来。一抹残缺的月亮悠悠地挂上了云端,像是天空睁着迷离的眼在远远审视着他。

  苏若成在客运站外伫立了一阵子,终于转身走进了站内的一家咖啡店。

  咖啡店门口总有送行和候车的人进进出出,背景音乐放着应景的圣诞歌曲,也为这偏僻荒凉的小地方增添了几分节日的温馨。

  由于此地交通不便,苏若成之前便来这个客运站接送过不少学生,每次都会习惯性地买杯咖啡,以至于咖啡店的几个店员都已经认识他了。此时他刚排队来到前台,店员见了他便会意地问道:“苏老师,还是黑咖啡么?”

  苏若成轻轻摇了摇头。

  “抹茶拿铁,少糖。”

  店员诧异地看了他一眼:“没想到苏老师换口味了!”

  苏若成是个记性很好的人,他记得自己曾经陪颜双去过一次咖啡店,而她当时点的正是少糖的抹茶拿铁。她不爱喝咖啡,既不喜欢甜腻的味道,又不喜欢苦涩的味道。他都还记得。

  “只是今天而已。”苏若成低垂眼睑,淡淡一笑,“平安夜快乐。”

  

  其实故事到这里,已经算是结束了。

  后来苏若成还做了一点冲动的事——他无意在新闻里看到颜双住院的消息,未及思索便连夜坐飞机赶了回去。他凭着一股冲动的热忱,向在媒体工作的梁箬楠问来了医院地址,直至来到医院里,理智才慢慢恢复过来。

  其实在回来的路上,他心中便早有悲观的预感,只是始终有个声音在对他说:你总得做点什么吧?

  他知道颜双正在处理很棘手的情况,知道她不会有余裕来处理感情问题。

  自己就像是一段写错的程序,放在哪里都不合时宜。

  苏若成知道自己根本保护不了她,知道自己在她的现实世界里毫无用处。最后发挥的一点用处,便是他这场心血来潮的探病,在记者的误解之下,阴差阳错被放上了新闻——颜双曾经有机会把记者抓拍的照片拦截下来,但她没有这样做,因为她此时需要利用舆论打个翻身仗。

  对于她这理性的权衡,他当然是有点失望的。但这是一种预期之内的失望。相比起自己之前的懦夫行为,她所做的压根算不了什么。

  他早该知道,自己那些自由浪漫的、抛下一切逃离喧嚣的幻想,根本就没有实现的可能。

  从离开医院的那一刻,苏若成就知道,他和颜双这场尚未明朗的交集,已经彻底终结了。后来颜太太和助理的介入、他母亲的反应……对苏若成的影响都没有那么大。这些令人头疼的繁琐拉锯,只不过是印证了苏若成最早的猜想。

  其实,早在自己在飞机上向她搭讪的那一刻之前,他们之间可能发生的故事,便已经在无数次的错过中落幕了。

  

  他给颜双打了个电话道别,然后默默回到了新校区继续做辅导员。

  他并没有抱怨什么,只是像当初疏远梁箬楠一样,不再回复颜双的消息。他并没有删除屏蔽颜双的联系方式——有那么一个瞬间,内心的那个小人也曾期盼着颜双会像梁箬楠那样,锲而不舍地打电话来争取一下……但是,如他所料,颜双并没有再联系过他。

  他们是太相似的人,浪漫只存在于心底的小小一隅,整个人生都被理性和体面填满了。

  这样告别一点也不令人意外。

  再后来,苏若成还见过颜双一次,在中心医院里。

  那时苏若成的母亲骨折住院,他在医院里陪了整夜,翌日清晨下楼去给母亲买早餐。他在早餐店里遇到了余哲,闲谈了几句彼此的近况。余哲仍旧热情大方,连声说改天一定要过来探望苏若成的母亲。

  余哲买了两人份的早餐,匆匆离去。苏若成放缓了动作,站在店里半晌都没有移动。

  他怕现在走出去会撞见不想看到的场景。

  可他终究是看见了——余哲和颜双站在VIP病房大楼的屋檐下,一起吃早餐喝豆浆,神情专注地聊着天。

  大雨滂沱,前路多艰,所幸他们身边能有彼此。

  这大概也是最圆满的结局了吧?

  

  苏若成远远地目送着他们撑伞并肩离去,看着他们姿态亲昵地依偎着对方,看着倾盆大雨敲打在他们那把宽大的黑伞上,耳畔尽是噼噼啪啪的雨水声。

  恍惚间,苏若成忽然想起许多年前的梅雨时节,想起那个空气潮湿的午后。

  那时苏若成狼狈地抱着一大堆练习册,远远凝望着池塘边的一只蜻蜓。他对自己说,如果自己倒数十下,那只蜻蜓飞了起来,那么他就走上前去和那个池塘边的少女搭讪。

  在氤氲的水汽间,在潮湿的空气里,有那么一瞬间就像是时光倒流——苏若成仿佛看到那只蜻蜓徐徐飞起。几乎是同一瞬间,池塘边的少女也恰好回过头来,与他四目相对。微怔之后,幻觉里的苏若成轻轻一笑,大步地走向了她。

  那只蜻蜓在池塘中心轻轻点过,留下一圈浅浅的涟漪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